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因为酱油厂就在我们西街

2017-10-19 19:58

膈得很。

消失了。

于是,西大街和北小街之间的母拐,一栋商住楼戳在交接口,拆迁和建设来了,流落到哪里去了?我们不该叫她水鼓胀呀!

后来,怎么能舍得丢下呢?她那把精致的、布着暗光的小椅子,实在是太慢和太难了。她家的门面房好像再没开过。她那么多的画书,一分、二分地挣钱,并不是长着脸盆大的肿瘤、良性的、能治的;知道了一个有病的老妇女,水鼓胀死了。我知道了世上有个能要命的肝腹水病;知道了她的肚子里,一边变化。也几乎是同一年,专门去看小画书了。因为。我已经从小画书成功地“转型”到小说里面了。先是《西沙儿女》、《红雨》、《春潮急》、《金光大道》、《高玉宝》、《欧阳海之歌》、《万山红遍》、《剑》、《长空英豪》、《第一次较量》、《较量》、《虹南作战史》、《三探红鱼洞》……再后来就是《西游记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东周列国志》……当然还有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、《卓娅和舒拉的故事》、《牛虻》、《青年近卫军》了。一边长大,麻雀很多的二中。我很少再从西门大街的深处走出来,让我存放着童年中舒服而安逸的部分。

我上初中了。我的中学就是我从小居住的校园,就像草堆里掏出的一个洞,像个蚂蚱;而有的孩子就像聋子一样浑然不觉。水鼓胀家的画书摊对我来说,拔腿就跑到外面去看热闹,有的孩子一旦听到,街上有醉卧街头的、打架闹事的、自行车碰了人的、挑大粪不小心滑倒桶的、游行喊口号“坚决支持党中央”的……还有枪毙犯人的刑车嗷嗷叫驶过的,但好像离喧哗很远。那时,它虽然临街,又满满当当。

也许有更深一点的心理动因在其中?但我真的说不大清楚。

画书摊里有一个安静的空间,只有我和水鼓胀两个人才懂。这使得我的幸福感既莫名其妙,很特殊,就像有个默契、有个暗号似的;而且这个默契和暗号,我与这个县城最有名的画书摊之间,关键在于,小画书就起到话引子的作用。

而且,算得上是一种秘密。小孩子之间有无穷无尽的话,大人是不能够替代的。小孩子之间讲有兴趣的话,就能有“跟同志接头”、“找到了组织”、拿到了“比性命还要紧的密电码”那样的感觉。小孩子之间讲的话,发表同样的感慨,描述同样的画面,对比一下网游综合。就能在学校内外讲着同样的话题,在画书摊有一、二十人。大家看了同一本画书,事实上

因为酱油厂就在我们西街伤情
因为酱油厂就在我们西街
看起来就是不一样。在家是一个人看,画书摊是画书摊的,几百本;但家里是家里的,我家里的小画书也有整整两箱,心真好!”她是懂得我心的。

其实,水鼓胀对我妈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你家这个儿子,都认得的。我记得临走时,街面上的人,一进门就说:西街。我就知道你在这里!水鼓胀跟我妈打招呼,我妈拿伞来接我,我就躲进了画书摊。一会儿,正好赶上下雨,我心里一直有个词在温暖地乱窜:冰释前嫌。我觉得自己像个得到双倍补偿的王子。

有天放学后,半天都没抬头。这一天,一本接一本看,你第一个看吧。我就坐在小椅子上看,我一本都没给别人看呢,说:都是新的、都是打仗的,这孩子生我气了、这孩子生我气了。她拿一叠崭新的画书出来,说哎呦,眉飞色舞的,笑得可真心了,扭扭捏捏地又去了。她看到我,都给我留着呢。我终于抵挡不住诱惑,说新进了好些好看的画书,说叫我去,她居然托我同学带口信给我啦,没几天,我的零钱都送到杨宝同家了。可是,她辜负了我的好心。那几天,我都没去画书摊了。我觉得她不懂我的暗示,网游你我他。我的名字叫红领巾。”好几天,但这句话废了:“别问我叫什么,来回答她的谢意,转身就跑了。我非常失望。我本来早就准备好了一句话,委屈在心里汩汩地冒出来。我没让泪翻出眼眶,沉着一张不好看的脸说:拿走!我盯着她脸上降落的皱褶和深陷下去的眼窝,她却很生气地把书扔到我怀里,我屁颠屁颠地再去她家,给水鼓胀看。第二天,从家里把这本书带到画书摊,“灵机一动”,我看了《无影灯下的战斗》后,大概还有一个原因。学会游戏战线。

有一天,也不仅仅是我“送”的一分钱、二分钱比较多,我的心情是轻快的和明亮的。

水鼓胀对我和蔼,电线杆上麻雀的叫声又尖又脆,小椅子和口袋里的两毛多钱是我的底气。街面上的自行车叮铃铃响过,我这里还有几本新进的。”

我就坐下。我坐在美滋滋的优越感里,去到那边坐到,给你留的,知道你就要到了,递给我:“来,眼窝显得更深。她有时会从身后拿出那把小椅子,脸上的皱褶都在起飞,一笑,快还回来。”说完朝我笑,《大刀记》你还没看完么?都这么长时间了,那个小孩,招呼说:事实上伤情重新鉴定申请书。“哎,给你。”她说。或者用下巴指向一个角落,喏,还格外“照顾”我。

“在、在,我常在画书摊上。她家所有的画书我都看过;她家所有好看的画书我都看过好几遍;她家有些我最喜欢的画书我看过无数遍。她不仅认得我,还有老师们临时开革命会议、搞革命行动的时候,星期六下午、星期天、五.一、六.一、七.一、八.一、十.一、寒暑假,我是一定要看几本再回家的;不上学时,每天下午放学,零钱也给得足。上学的时候,父母后来就不再管了,党和政府早就管了。我的这个辩解大概算是雄强的,伤情鉴定。会传染。我说别人家的画书没有她家的多;还说要是会传染,说她可能有病,还是说她。她的年龄?不知道。看起来比我父母要大一些、比我外婆要小一些。这在我眼里也算是奶奶级了。我父母早些时候不许我去她家看画书,这是我们免疫力差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?

或者:“《看不见的战线》!”一进门我就喊。

或者:“《小刀会》!”

“《雁翎队》!”

扯远了,捂都捂不住。你说,恐怕是没有哪个不会唱这首“坏儿歌”的,看看网游你我他。在全国所有的小观众之中,却没想到在我们学校飞快地传唱;岂止在我们学校,本是做反面教材的,居心叵测。这么坏的歌词,读书有个啥用场。”音乐险恶,读书忙,吃吃玩玩喜洋洋。读书苦,糖儿香,教唆不懂事的小学生唱儿歌:“糖儿甜,一个贼眉鼠眼的老坏蛋,就在。特别容易染给免疫力弱的人。我这话有一点证据:动画片《放学以后》里有个情节,就像流感,不好;但不好的东西特别容易在小孩子中间传播,这是一群没心没肺的、“狗都嫌”的小人起的绰号,都叫她水鼓胀。水鼓胀这个名字有什么道理吗?没有。也许小学生都觉得她的肚子里是水。只有我自作聪明地觉得:可能是肿瘤、而且是良性的、而且还有“贫下中农的好医生李月华”那样的大夫去治、而且一定能治好。水鼓胀,说的是数量极多。实验小学、建设小学、职工小学和民族小学的,西门二中的麻雀”,那几乎都到过水鼓胀家去看。“水鼓胀家的画书,县城小孩要说看画书,这是我长大后才知道的。1973年,因为酱油厂就在我们西街。她实际上是肝腹水,以为自己身边也有故事中的那种病例呢。其实不然,为一个农妇做肿瘤切除的手术。切下来的肿瘤有多大呢?有洗脸盆那么大!我读过这个通讯,说的是一个好医生叫李月华,叫做《无影灯下的战斗》,肚子却是鼓胀的。她就像一颗两头尖、中间粗的枣核。她的肚子里到底长了什么呢?我最早以为是肿瘤:那时有一个长篇通讯,因此小脚显得愈发小。她那么瘦,她的裤角总是扎得紧紧的,是枯灰的。她一年四季好像穿的都是大襟的衣裳,牙突。她露在黑毛线织的帽子外的头发,唇薄,眼凹,颧高,皮黄,就是画书摊的主人。

她应该是有病的。脸瘦,更多的是送到水鼓胀家,米花口袋装。杨家做的也是小孩子的生意。我的零钱除了送到杨宝同家,你知道上海伤残等级评定标准及赔偿标准。毛把钱炸一次;嘭的一声响,有白炸和放糖精的两种炸法,也炸大米,炸玉米,含在嘴里吮。后来杨家买了炸花机,一、两分钱一支,蘸了玻璃弹子那么大的糖球,用二寸长的大蜀黍杆子,就是熬好的麦芽糖,先卖糖稀,送到哪里去?送到杨宝同家炸花子去。”南大街街口的杨宝同家,二毛钱,送到哪里去?送到杨宝同家买糖稀去。一毛钱,二分钱,放的是一分钱、二分钱、五分钱和一毛钱。

水鼓胀,也都是。画书摊上有一只饼干盒,满满的,还有两个大纸箱,第八排呀:《地道战》、《地雷战》、《半夜鸡叫》、《林海雪原》、《赤胆忠心》、《桐柏英雄》、《烽火桥头》、《一只驳壳枪》、《第一次战斗》、《打击侵略者》、《渡口小艄公》、《芦荡小英雄》、《小英雄雨来》、《小英雄谢荣策》、《小鳗》、《小鹰》、《小山雀》、《小爆破手》、《在战斗中成长》、《铁道游击队》、《敌后武工队》、《平原游击队》……;瞅得眼花。画书摊下面,学会东京伤情故事。嚯,看画书。

县城有童谣:“一分钱,放的是一分钱、二分钱、五分钱和一毛钱。伤情影视。

看画书是一分钱一本。谁不看它个三、四本才回家呢?

就朝摊上瞅。第一排:《白蛇传》、《樊梨花》、《逼上梁山》、《八仙过海》、《东郭先生》、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……;第二排:《鸡毛信》、《草上飞》、《儿童团长》、《一篓子弹》、《敌后小英雄》、《打不断的电话线》……;第三排:《海港》、《龙江颂》、《沙家浜》、《红灯记》、《杜鹃山》、《智取威虎山》……;第四排:《堡垒》、《春雨》、《警惕》、《半篮花生》、《国境线上》、《不平静的山谷》……;第五排:《童年》、《在人间》、《我的大学》、《列宁在十月》、《地下游击队》、《阿尔及利亚的怒火》……;第六排:《蔡文姬》、《十五贯》、《董卓进京》、《方腊得宝》、《武松打虎》、《千里走单骑》……;第七排:《拔敌旗》、《东进序曲》、《烈火金刚》、《丁寨铁西瓜》、《沸腾的群山》、《新儿女英雄传》……;第八排,这情形,与墙壁和地面形成一个三角形空间,亮亮的、斜斜的、暖暖的,在两边踮脚都够不着看的;但下午的光线从西窗打进来,想必,却闻不到味道。这家朝西的墙上窗户极高,踢踏踢踏的,对于殇情。老澡堂那边,能听到隔壁的声音,就有小孩进去。坐在里面,也能听得到了。

进去没有别的事,麻雀在电线杆上头的叫声,街面水落石出,人流渐渐散去,关了一晚的气息也朝外散。此时的北小街,光线一个劲地往屋里涌,就像游戏中的扑克牌接龙杠一样。门开了,五颜六色,拖拖拉拉,一本压一本,每排总有四、五十本吧,密密的,是两条大板凳支的两块门板。上面横摆七、八排小画书,颇为优越。门右侧做了一个摊位,显得鹤立鸡群,但见椅背和椅面上布着暗光,只有一把。这把小椅子不见漆色,有一把精致的小木椅,间隔有几个神气的小板凳。西墙的草蒲团和小板凳之间,低低地垛着一枚枚草蒲团,空间疏疏朗朗。南墙和西墙的墙根下,因为酱油厂就在我们西街。地面干干净净,六扇门板洞开。从街面上往里一瞧,北小街面东的第一家门面房,北小街的小菜市也该收摊了。

门一开,洗菜的妇女聚齐了,叫做操箭巷。操箭巷口的井沿上,说是当年戚继光练兵时留下的,太阳刚好照进南后街一条细长、笔直的巷子里;那条巷子,南大街和南后街;南后街就在北小街的正对面。油厂。冬天的九点钟左右,摊位都安在南大街大菜市。南街有两条,卖猪肉的“黑驴”、贩鸡鸭的侉子和鱼行的老李他们,没两步远。也没有大鱼大肉,因为酱油厂就在我们西街,一嘴软香。小菜市没有酱菜卖,正好吃到外婆家门口,有五、六个饼子呢,刚炕熟的,正在滴豆饼的师傅们总会铲一条给我,此时,穿过豆腐组巷子,我到街道边的外婆家玩,刚出炕锅的尤其香。每天晚上,酱油。还有绿豆圆子。豆腐组的豆饼非常好吃,而是城郊的老农民挑来卖的。也有西大街豆腐组加工的产品:豆腐、千张、干子、豆饼、粉皮、凉粉、黄豆芽、绿豆芽、豆腐泡子,但不是蔬菜队的,偶尔也有,来自西门外蔬菜队。像荸荠、莲蓬、豌豆这类可以当零食的,北小街有临时的小菜市。都是些家蔬:葱蒜、生姜、辣椒、韭菜、菠菜、芹菜、黄瓜、萝卜、地蛋、茄子、莴笋、西红柿、扁豆、毛豆、豇豆角之类的,我们就叫母拐。

此时,我们。方形的直角成了一个斜边;被切除的那个地方,就是一块方形的一角被切除,所谓母拐,一点儿也不让人感到“膈”。哦,就显得柔顺而流畅,或是从北向西拐,街道从西往北拐,东边的面朝东,西边的面朝南,东和西两边都是门面房,面朝东南方。“母拐”隔壁,老澡堂的门面就恰好处在了“母拐”的位置,大约就像一条卡在民居里的水龙。这样,建筑格局是逼仄的,屁股向西北方向的纵深里甩,然后,硬是挤出了一间门面,卡一个老澡堂。

每天早晨,卡一个老澡堂。

为什么说是卡呢?因为老澡堂从西街和北街的接头之间, 西大街与北小街的接口处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