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张胜军:别老用论分析利比亚战事

2017-09-26 06:29

  国家发动对利比亚的军事干预行动以来,各种评论中不乏从地缘战略视角乃至全球秩序变革方向的深层解读。然而在笔者看来,没有必要过度解读这场战事的战略意义。发生在利比亚的军事行动,与其说是一场发动的,以卡扎菲为直接目标并作为控制中东的重要战略环节,不如说是当事各方始料未及的突发性事件。这从当事各方仓促应对的情形中不难看出端倪。迄今为止,美国表现出的战略犹豫和法国的冒失之举,很难让我们得出这是一个统一行动的结论。

  其实,在利比亚突然爆发的武装冲突颇为纠结。首先,美国与欧洲对于利比亚的战略认识并不一致。利比亚位于地中海南岸和非洲的北部,既是欧洲南下的必由之路,又是欧盟的近邻。就地缘视角下的战略价值而言,利比亚之于欧洲的重要性明显高于美国。打掉卡扎菲,对于欧盟建立的“地中海联盟”无疑意义重大。但在美国人眼中,利比亚并非那种“地缘支轴国家”,它的重要性远不如埃及,甚至赶不上巴林、卡塔尔。这大约就是美国不愿牵头开辟中东“第三战场”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其次,尽管打掉卡扎菲或许有助于推动中东地区的化运动,但实际上,军事干预产生的后果从来都是难以预测和多方面的。国家必然招致外来的事实,反而可能促使中东、北非国家和人民的猛醒。

  第三,最令人感到纠结的倒不是利比亚内部的作战双方,而是国家和组织。迄今组织与国家共同支持利比亚反对派的事实确实让人纳罕不已。

  关于利比亚战事近乎天方夜谭的解读来自西班牙。西班牙《起义报》3月21日的一篇文章中说,一旦控制伊斯兰的世界市场,帝国就可以利用伊斯兰地区的市场与其他市场进行谈判,最终从和经济上制衡俄罗斯和中国。目前,正在发动两场攻势,第一个攻势是界面前制造借口,有地在突尼斯和埃及内部矛盾,以便制造出多米诺效应和“蔓延”,并逐渐渗透到也门、阿尔及利亚和其他阿拉伯国家,直到最后影响到伊朗,进而继续蔓延至俄罗斯和中国。第二场攻势就是发生在利比亚,通过军事介入支持利比亚的反叛力量,目的不仅是要其领导人,而且还要为其孤立伊朗、占领全部伊斯兰市场的战略扫清障碍。

  这种帝国式的宏大解读尽管颇合读者胃口,却不符合简单的逻辑。对于中东这一战略枢纽地区,国家已经苦心经营了一个多世纪,迄今仍是陷入僵局。但如果说利比亚就是解开它的钥匙,恐怕鬼都不信。至于利比亚的乱局将会波及俄罗斯和中国的说法,更是一种的逻辑。如果反过来说,倒是有一点可能性。更何况,这种论断颇有拖俄罗斯和中国下水的嫌疑。无论如何,利比亚战事改变不了它仅是从属于中东动荡的一个短暂插曲。它与其说是世界意志的回归和宣誓,不如说是跨大西洋联盟世界的“”。

  然而,这场纠结的战事却给有关国家的外交带来不小的麻烦。尤其因为中国在关于利比亚的两项联合国安理会决议(1970号和1973号)分别投了赞成票和弃权票,从而引起了关于中国外交转身或中国软实力受损的讨论和辩论。但在笔者看来,中国迄今的应对是恰当的。中国部长杨洁篪3月24日在同外长韦斯特韦勒所通电话中,阐述了中国对利比亚局势的原则立场。他希望利比亚局势尽快恢复和平稳定,避免出现武装冲突升级和更为严重的主义危机,充分展示了中国外交原则性、灵活性与与时俱进。但毋庸讳言,中国外交仍要以化解和降低的掣肘为目标。发生在利比亚的危机或许短时间内使中国的软实力受到冲击,但是对于这场“关乎而不关乎”的战事,中国软实力受损的程度微乎其微。更何况,对于一个迫切需要发出不同声音的多元世界而言,中国通过投弃权票表现出立场和态度的差异反而弥足宝贵。

  这是一个矛盾和对抗俯拾皆是的时代,这同时是一个地缘与意识形态相交织的时代,忽视任何一环都可能致命的错误。马克吐温说过:“历史不会重复,但确实押韵”;马克思则说过更加著名的话,“历史总是在重复自身,一开始是悲剧,尔后则是闹剧”。面对充满戏剧化和纠结的利比亚战事,中国外交需要保持淡定。(东方网)